主页>新闻>娱乐> 正文

《古城片警》:彰显中国“警察文化”的经典力作

  电影《古城片警》,在2019年5月27日至31日召开的俄罗斯国际军事电影节上,获得了“评委会最佳影片”大奖。同时,年轻的电影制片人智玥女士,也获得了“最佳独立制作人”奖。

这是根据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骆国泉英雄事迹改编而成的故事片。在7月6日的“中国警察日”,由中央电视台六套电影频道在黄金时间播放。

  作为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它由北京三鸿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山西电影制片厂、北京司麦尔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联合出品。青年电影人智玥独立制作,黄建民、张锐辉、成中和先生,作为联合出品人共同打造。

  坦率地说:对于时长在90分钟左右的电影而言,这样的题材,要想拍得好,通常比较难。

按生活常识,片警能管的事儿,一般都是些鸡毛蒜皮、司空见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事儿。添了“古城”两个字,让人疑心,会不会成为变相的风光旅游片?

  然而,《古城片警》远远超出大多数人的预期。当然,也包括我。

  这是由一群出类拔萃的艺术家们默契合作,联手创作、品位很不一般的精品。

  它不仅在真实性、可看性上都很出色,而且堪称艺术性和思想性俱佳。

  尤其是,将中国独特的“警察文化”,做了生动合理、令人信服的展示。

  《古城片警》有诸多成功之处,值得多看、多研究、多总结。

  首先,故事主人翁的原型很出众,有一个很好、很坚实、也很厚重的基础,事迹很感人。

  其次,主创团队很棒。编剧导演一肩挑的肖莫庸,热门影星、以硬汉著称的主演黄品沅,此外更有山西老乡、著名军旅歌唱家阎维文,也作为“特别出演”倾情加盟。

  我们这些老搞电影评论的,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形成了一个共识:如果一部影片放映了五分钟,还不能吸引人。基本上就可以判定它没戏、不值得看,票房没效益也将是个大概率。更何况,在当今这个“快餐文化”泛滥、唯快不败的社会大环境呢?

  左起:阎维文、骆国泉、黄品沅

  《古城片警》深谙其道,可谓应对有方,出奇制胜。

  一上来就是地地道道、引人入胜的浓郁山西乡音。

  这段由山西左权地区民间经典情歌《桃花红、杏花白》基本旋律演化而来,只有叹词,没有歌词的演唱,被阎维文演绎得非常出色、也非常动情。

  亲切的家乡旋律、还有阎维文那熟悉的嗓音,或高亢或低吟,仿佛欲言又止。在起起伏伏、或强或弱之间,把节奏拉得非常舒缓绵长。随着心理和情感上的节奏,自由地把控气息。那种将“慢板”予以“散板化”的处理,更像是面对逝去的亲人和战友,在竭力控制情感、喃喃自语,在哽咽的边缘、一停一顿,阴阳两隔、互诉衷肠。

  无限惋惜、略带伤感、甚至有点儿埋怨,惆怅与叹息与无奈的思绪交织在一起,那种说不明道不白的复杂心态,成功营造出一种无尽怀念与回忆的氛围,对于熟悉电影主人翁原型的同事和观众来说,一下子就把人带入了规定的情景之中,让知情者唏嘘动容、为之泪奔。

  《古城片警》在俄罗斯国际军事电影节上获得“评委会最佳影片”奖

  真是极为出彩的先“声”夺人。

  与此同时,和一串“咳”声相伴的是一组空镜头,在缓缓航拍的太行山脉与现代城际公路之上,叠化出主创名单。紧接着,反锁的粗铁链、门缝里马国能四处搜寻、警惕张望的脸部特写,立马将观众带入了悬念之中。

  前后总共也就是“一分半钟的活儿”,做得干净利落、环环相扣、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拖沓。实在是,非常讲究、一个十分凝练和紧凑的漂亮开场。

  选择这种与当下“快节奏审美时尚”十分契合的风格。无疑,是很明智,也是很见效的。在兼顾青年和中老年观众审美习惯和诉求上,的确是“平衡有道、老少皆宜”,很用心。

  作为特别出演,著名军旅歌唱家阎维文饰演的甘局长也多次出现,在开头和结尾、以及剧情推进转换之处,成为戏份不多,却贯穿全剧的人物。

  这样的安排,让警察队伍的人员精神面貌显得很有层次感。尤其是,公安局食堂里,那场“甘局长与马国能”的对手戏,在气质上显得“门当户对”更好看。

  这场戏虽然很短,却很精彩,也很重要。队友揭短,当年的“羊肉之窘”,让人看到了马国能那种特别注重集体荣誉,不甘人后,千方百计兑现承诺的优异品质。不仅让甘局长,也让观众看到了马国能的赤诚与可爱的憨态,顿生好感。同时,甘局长对下属的信任和赞许,理解马国能要自己亲笔签报告的良苦用意,爽快签字时的那一个眼神,饱含着理解与赞许,也都非常出彩。

“局长亲批办理特殊人员身份证申请报告”的这场戏,聊聊数语、几个镜头的切换,一两个理解的眼神,阎维文与黄品沅就将“职位不同、品相近”的两个硬汉都“托”起来。两个人物的精神境界,也“立”了起来:对困难群体的柔情,上下级之间的心灵相通,一心为公、只要能为老百姓办成实事,什么方法都好商量的和谐团结场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凝练有趣。

  扎实的一线生活功底处处出彩。猜得出来,这是一场让编、导、演,都很过瘾、也很得意的对手戏。

黄品沅是位个性鲜明、素质全面,从本色到演技、由表及里、非常成熟的演员。他塑造的秀荣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南山派出所民警马国能,爱憎分明、嫉恶如仇,有勇有谋。

  闯进刘家屿村,解救“小南方”。面对刘汉元以及他的一大群持棒围攻的亲戚,他一身正气,犹如战场上义无反顾的军人,更像是一头愤怒的雄狮在咆哮:“乡亲们,有多少人就是因为这样被搞得家破人亡。老刘大哥,这个娃娃要是你买的,你就是坏人、是小人。”

  电影刚开场不久,就是极具戏剧冲突和银幕张力、引人入胜的第一个高潮。

除了抓小偷、跳长城擒左林,最值得关注和咀嚼的重头戏,还是劝解“抱着炸药、威胁人质”的卢进。尤其是编、导、演,对这场戏的理解和把握。对手戏很有味儿,卢进几乎一言不发,马国能的台词耐人琢磨。

  “小卢啊 你说你,搞对象就搞对象,何必弄这么大动静。成就成,不成算球,你还非得弄出人命。

爸爸妈妈养你不容易,你要是出了事,他们怎么办,找棵歪脖子树上吊呢,还是,跳楼去。

你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毁了一家人嘛。你动动脑子你,就这么一点事,付出一家三口的命,不划算。

有句老话说,天涯无处没有那个花、没有那个草,三条腿的蛤蟆你找不到,那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嘛。”

说着说着,门就无声无息地开了、、、

  听听。全是一些非常朴素、土得掉渣,来自社会最基层的市井大实话。这种没有任何文学色彩,没有任何艺术加工,近乎是原话照搬的人物写真,恰恰是最实在、最可信、也是最能打动观众、最有艺术感染力的。

  没有居高临下,没有指责、没有拼命恐吓,更没有巧舌如簧。而是以老朋友身份,为“自家人设身处地考虑”的劝导,那种话糙理不糙、亲人般的真情,让这位片警“爱在平凡”的伟大人格魅力,顿时为之彰显。

  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真谛,谱写了又一个经典之作。这种近乎“生活写真式”的手法,我觉得有必要多说几句。

  智玥女士在俄罗斯国际军事电影节上荣获“最佳独立制作人”奖

  外国警匪大片,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那些“谈判专家”十有八九,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 麻痹对手、分散注意力,最终替狙击手赢得“扣动扳机、完成致命一击”的最佳时机。

  而《古城片警》却完全相反。我认为,这种截然不同、极为可贵的“中国警察文化”,恰恰是该片的最大亮点。

  特别是,马国能面对“劫持人质”,甘冒生命危险往里闯,对搭档肖武的那一句:

  “卢进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我不能让他闯大祸。”

  顿时,让所有观众的心灵为之一颤。

  这种“以人为本”的出发点与结局,这种善良、机智和勇敢的叠加,折射出人性的灿烂光芒。

  我认为,《古城片警》最突出的成功之处,就在于:

  另辟蹊径,将镜头牢牢对准更具人文情怀、最有社会普遍价值的地方。对“平凡中国片警”爱心的多角度刻画、以及人格魅力的多重揭示,让影片的立意得到了自然而然的完美升华。

片中“人质危机”的处理和演绎,以及对警民关系最本质的揭示。所有这些,在世界影坛上,很可能也是极为罕见的独一份。     

 “司麦澳”成中和,对这种“爱在平凡”慧眼识珠、积极参与创作,实在是让人由衷敬佩。    ( 董大可)

责任编辑: black
相关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