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新闻>体育> 正文

军运姓“军”

武汉人性烈气刚、憎爱横溢从不“差火”,据说与自古武汉为“镇”有关。

镇,重兵镇守之军事要地也。位居北上南下、东征西进之咽喉,兵家必争乃设“三镇”。市井军帐毗邻,士卒百姓摩肩。有人就说军运会和大武汉或许有些渊源。

此话当然不足凭,但军运会火爆武汉,鼎沸民心的重要原因之一,实实在在是因为军运会扎扎实实地姓“军”。

作为现代化的大都市,武汉人见多识广,各种体育运动如数家珍。但是,军运会一来,许多姓“军”的项目还真让人眼界大开、骋怀游目。当地媒体做了这样醒目的标题——奥运会上,这些比赛你看不到。

那么,你在这里能看到什么?

军事五项,最具军人血性的比拼;

海军五项,最强水兵的竞技场;

空军五项,全能型军人的考场;

跳伞,勇敢者的高空之舞……

“摔破玉笼飞彩凤,顿开金锁走蛟龙。”战端一开,观众们便大呼过瘾,精彩赛事“么昂乐勒”(武汉话:怎么这么热)。来自世界各国的军旅高手在模拟战场环境所设置的场地和障碍上,以直接演化于军事战术动作的种种技能,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冲锋陷阵,“独步天下,谁与为偶”,捍卫着军旗的荣誉……

从前写运动场上的人物,多借丛林王者来做比喻——雄狮的爆发、猛虎的扑杀、猎豹的敏捷……而军运会上,最佳的比喻无不展现着军旅风采——军事五项男子个人全能冠军八一队运动员潘玉程,有媒体称其跨越障碍“比子弹跑得快”,由此得一响亮名头:“子弹兵”;收获女子全能金牌的八一队运动员卢嫔嫔,以奋击赛场的英姿,博得一个“凌厉女兵”之誉;空军五项(飞行)的金牌得主、空军运动员廖伟华则被潇洒地称为“空中剑客”……

将军事项目组合一体的运动,最早出现在古希腊,直译其名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击败对手”。听起来这种运动充满了野性,但它偏偏更迭迁流,取精用弘地成为今天衡量军人战斗力的一种标志。我们知道体育运动的主流价值观一定是和真、善、美趋同,而军事体育的魅力就在于它的大马金刀、蓬勃豪气,通过将力量、勇气、坚韧、拼搏这些血性之争、雄风铁骨浸润在现代军事文化中,突出军事体育强健军人体魄的功能,让官兵成为军事体育发展的最大受益者,并以此带动体育运动获得新的动力和创造力。

军运会响当当的姓“军”,这标志着人们对体育的欣赏眼光和拥趸标准都在发生着变化。那些过度商业化操作的赛事,纠缠于利锁名缰的“明星”,几乎把运动场变成名利场。古罗马竞技场上刻有:“水知其平”几个字,意思是水知道自己该流往何方。人们对体育价值和美感的判断,想来也是如此。

就在25日下午,军运会赛事正展高潮,赛场哨响笛声此起彼伏时,按照《武汉市人民防空条例》,防空警报鸣试将在城市上空按时响起。这是为了这个城市不能忘却的惨烈记忆,这是一个民族高扬的和平之声。毋庸置疑,这也是军运会为什么要姓“军”的最深邃而有力的诠释。

责任编辑: 修己
相关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