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新闻>社会> 正文

于翔的荣耀人生:“守护冰岛古茶树第一人”,永做冰岛的太阳!

中国云南,有这样一个地方,光阴似乎已经在这里停驻,如隐世秘境一般。

茶香花海,山河澈净,美好如初。

这里便是著名冰岛茶的原产地—云南勐库镇冰岛老寨。

—前言

说起现在的冰岛,稍懂茶的无人不晓,而我第一次听闻冰岛茶的名号,恰恰是从一个热衷于茶文化的朋友口中得知,但促使我踏上这次探访行程的,还因为一个人:她就是冰岛古茶树守护者—于翔女士。

于翔,山东潍坊人,2005年定居昆明,虽然拥有意大利韦尔巴尼亚城市友好使者、中意茶文化大使、国际慢茶协会驻中国特派专员、云南省普洱茶协会副会长、云南省民营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副会长等诸多头衔,但最令她骄傲和欣慰的,还要属“云南大面积保护古茶树资源第一人”的称谓。

说起于翔与古茶树的渊源,似乎一切都是命定的必然。从小,父亲就教育她不论走到哪里一定要对农民好,虽然当时她既不喝茶,对茶也没有任何概念,但喜欢游山玩水的她在与先生欣赏云南风土民情间,无意中听说茶树的叶子竟比自己的手掌还要大,生性好动的于翔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因此她寻茶而去,跑遍了自己所能遍及的茶山、村庄。造化弄人,也正因为她在茶山间穿行时偶然遇见并帮助了一位没有手指的茶农老太太,而与冰岛村结下了不解之缘,同时更发现了令人震惊的内幕,阴错阳差的成为了云南大面积保护古茶树第一人。

重寻旧路,忆起时光,这人生一如茶韵悠长

“冰岛的茶当然是非常好的啦,但近些年采摘过度,古茶树也越来越少,幸好于翔一直在极力的保护着。”司机老徐说这话时,汽车正在盘旋山路上飞驰。当得知我是来探访于翔的事迹时,这个看上去憨厚少语的中年人,一下就打开了话匣子。

未用多久,抵达冰岛村,周边的环境与原以为的茶村场景迥然不同,新房比比皆是,村民三五成群的集聚在一起谈天闲聊,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惬适满足的笑容。

寻着2006年于翔来到冰岛村的足迹,当年的场景浮现眼前。第一次进入冰岛的于翔开着奔驰车,家境殷实的她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抖擞干练。而冰岛的村民因为常年劳作,皮肤黝黑,于翔身在其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然而,于翔并不在意这些,眼下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所见所闻才是她所在乎的。

一瓣心香,三万里路,中国最后老寨古茶树的探究溯源

勐库冰岛是著名的古代产茶村,以盛产冰岛大叶种茶而闻名,是该县最早有人工栽培茶树的地方之一,更是勐库茶种的主要发源地,然而很难想象,出产如此高端茶叶的冰岛村却是那般贫穷!原因到底为何?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于翔的心中。

经过多方走访调查,于翔震惊的发现,冰岛茶这些珍贵的资源,居然被不良外商以两三角钱的价格买入,更有甚者竟然拿大蒜与村民们交换,并为了暴利以假当真冒充古树茶。在06、07年,357克一饼可以卖到高达8000!这与极度贫穷的茶农生活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这极大的刺痛了于翔的民族自尊心,要知道,当时她已经是非常成功的企业家,本可以富足的享受生活,但当一个个内幕揭开,这个拥有强烈荣誉感和使命感的民族企业家,毅然决然的投身到冰岛茶市场秩序维护和古茶树保护的工作中。

“她一点都没有城里娃的娇气,白天不怕蚊虫叮咬,就和我们一起上山采茶,晚上又亲自炒茶、揉茶、甩条索、摊晾”,面对摄像机的镜头,村民徐从凤稍有紧张,理了理思绪说道:“于翔啊,都说她是我们寨子的人,是我们的亲妹子,正因为有了她,我们的日子越来越红火了!”

在于翔的心中,一头牵挂着的是村民们的生活,另一头则惦念着古茶树的保护工作。在普洱茶界,一直有“班章为王,冰岛为后”的说法,而同时因为过度开采和没有得到有效保护致使古茶树濒危的问题出现,每年都有一批古茶树在消失,这让于翔痛心疾首。作为大面积保护古茶树资源的先行者,于翔并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当种种问题摆在眼前时,她凭借着睿智眼光和不凡见解逐一攻克:与云南农大等专业机构合作,出资聘请专家对冰岛老寨古茶树群落进行资源勘探普查、建立古茶树资源档案、制定古茶树群落的保护和开发措施......

古茶树因此得以延续,她的事迹也被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中国新闻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日报、中国青年报、内参、香港商报、凤凰网、凤凰财经、香港文汇报、云南日报、云南电视台等媒体大篇幅追踪报道;包括新华网、人民网、新浪、搜狐、云南网等近200多家网站对这些报道进行了转载报道;于翔这个名字和她所做的事虽然低调,默默无闻,但是一直以来都是国内外各界人士和媒体的追踪热点。

一份爱心,一份执着,一份诚信,一份正义,这些支撑着于翔一路保护,一路关爱,在冰岛这片土地上,不离不弃。

浩渺茶烟,风雨兼行,做古寨村民心中温暖的守护之光

一壶沸水,半盏清茶,就是一个温暖如春的世界。在茶香满溢的冰岛古村中,于翔也在用她的身体力行,为村民们搭建起一个充满爱与暖意的“乌托邦”。

从2006年开始,于翔就已经开始了对冰岛老寨茶农的精准帮扶。每年都会上茶山慰问茶农,发放粮油,会给冰岛茶山上的60岁以上的老人聚餐,不管什么时候见到老人都会给钱,为小学生赠送学习用品,给村民赠送日常生活用品,并奖励讲诚信的茶农1000元人民币···诸如此类的善举不胜枚举。

而最令冰岛村民们感动的,是于翔为他们实现了最大的愿望—住上新房。冰岛老寨的村民们当年都是住在滑坡地带,生活环境非常差,但如果想要盖新房就必须采用一次性付清全款形式,这对于任何一家村民来说都是天文数字。读懂村民们心中的渴望,于翔再一次全心付出,为茶农们建起了新房。如今,一栋栋别墅式的小楼代替了破烂的小趴屋,茶农们的家里也都用上了电视机、太阳能热水器等。

探访仍在继续,我们来到了云南勐库的一个小寨子,了解到这里有一个于翔领养的孩子,经过多方打探,我们见到了这个名叫大金双的小男孩,小孩很有礼貌也非常可爱,一番对话后,我们才知道正是偶然的一次相遇,这个小男孩的经历与纯真打动了于翔,并决定领养。“妈妈对我非常好,会经常来看我,辅导功课、买礼物、和我玩耍,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说完孩子似乎意犹未尽,但天色已晚,我们不得不与他挥手道别。

用行动为古寨村民创富造福,心有大爱,兼济天下,这无疑是对于翔完美品格的诠释。

韶华不负,情融茶韵,中国茶文化问鼎国际的精髓传承

在于翔亲力打造的“冰岛古寨新时代”中,平衡是唯一且重要的关键词。于翔心中一直认为,古茶树是人类最珍贵的文化遗产,只有合理性开发、利用,不被一时的暴利障目,才能维系人与茶间的平衡。

这一份过人的见解,源于于翔从商多年的敏锐眼光和前瞻性战略视角,正因如此,冰岛茶农才得以迎来转机,同时为更多像冰岛一样的村子带来致富机会、更多的古茶树受到保护,古茶园中沁人馨香才能得以留存。

“我不是做茶生意的,我只做好我的事,农民有房住,茶树保护好!”于翔曾经说过的这段话,朴实无华,却打动了无数人。从06年踏入冰岛这片土地,到发起“拿什么拯救你古茶树”新闻发布会,于翔从声名卓著的商人变成保护古茶园、带动茶农致富的公益人,一切只因她心底对茶文化的深情与敬畏。

值得欣慰的是,于翔的努力没有徒劳,她身载无上荣耀,让中国和世界,见证着冰岛茶的魅力与古茶树的焕然新生!

2012年7月,于翔带着“钧翔号”冰岛老寨古树茶参加云南茶企向神九航天献礼,得到国际权威组织的认可。

于翔斥巨资保护的冰岛老寨“钧翔号”冰岛老寨古树茶被评为“2014绿色中国杰出绿色健康食品奖”。

“绿色中国2014环保成就奖颁奖典礼”上,在两岸四地几十家实力集团、上市公司、地区的竞争中,于翔脱颖而出,获得“绿色中国2014环保成就奖”。

于翔以8年来“云南大面积保护古茶树保护第一人”的真实身份与真实事迹被评为“2014绿色中国杰出环保领军人物奖”。

2015年经于翔女士努力推荐,2015年米兰世博会主要策划者马可先生向中国云南发出了第一张邀请函。

“绿色亚太2018环保成就奖颁奖典礼”于翔女士被授予“绿色亚太2018环保成就奖-杰出环境保护领军人物奖”

初心以待,忠行信言,情贯山河···似乎任何华丽的词藻,都无法精确囊括于翔这位守护冰岛古茶树第一人的完美特质。也许就如同这“钧翔号”冰岛老寨古树茶一般,凭禅入味,纤尘不染,万般心意与幽香,尽在无言中。

只有追求极致的人,才能开启新的时代!致敬于翔。

责任编辑: 朱一哲
相关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