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9日,针对网络转载版权专项整治中发现的突出版权问题,国家版权局在京约谈了趣头条、淘新闻、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百家号、微信、东方头条、北京时间、网易新闻、搜狐新闻、新浪新闻、凤凰新闻、腾讯新闻等13家网络服务商,要求其进一步提高版权保护意识,规范网络转载版权秩序

国家版权局要求,网络服务商直接转载传统媒体作品的,要进一步完善版权管理制度,坚持“先授权、后使用”的著作权法基本原则,未经授权不得直接转载他人作品;依法转载他人作品时,要主动标明作者姓名和作品来源,不歪曲篡改标题和作品原意;要积极与权利人及相关版权组织开展版权合作,完善授权许可机制,遏制网络侵权盗版。

一系列动作表示国家已经开始重视版权,从原创文章入手,唤起大众对版权意识的认识。但是同为重灾区的音乐版权问题还处于蛮荒地带,有待解决。

Quest Mobile的数据显示,中国在线音乐App整体MAU稳定在5.7亿,而CNNIC统计的中国网民数量不过7.3亿,这基本意味着有近8成网民都有听歌的习惯。可是,中国音乐的发展却十分艰难,一方面,中国的付费用户依然很少,“免费”思维依然主导者大多数人,盗版问题严重。另一方面,中国的音乐人普遍得不到足够的激励。高晓松多次强调自己几年没有拿到过版权费,这几年,华语音乐竟然几乎被抖音神曲垄断,不少人听不到好音乐,只能转而去听老歌。

除了用户版权付费意识淡薄,音乐侵权事件也时有发生。随着数字音乐时代的到来,音乐传播也日益便利,作品被传播但没有署名、没有支付报酬、作品被改编、作品被配上不同的词或曲等行为屡见不鲜。相比于财产权,音乐人更介意署名权被侵犯。

音乐产业的挣扎,中国音乐产业发展的症结根本上就是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