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文化> 正文

欣赏劳动者的风景

2019年8月,我去榆林神东矿采访井下矿工,恰巧遇见一个叫呼绿雄的劳模矿工。

呼绿雄的故乡在内蒙古伊金霍洛旗,地处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金三角”腹地。那里坡梁起伏,风沙肆虐。如果你碰巧遇到牧羊人,那他一定会请你去自家的土房子坐——一个黄土搭起的房子,加上一些稻草。一个火炉,一个桌子,一个土炕,这就是摆设。

呼绿雄的家,只有两个人,父亲和呼绿雄。父亲是养父,是他的大伯,内蒙古人喊“父老老”。兄弟把第一个孩子过继给了自己的亲哥哥,哥哥一辈子没有娶妻。

因为家里贫困,呼绿雄被迫休学去煤矿下井。2002年,呼绿雄入榆林榆家梁煤矿下井,开始只是在井下打杂,一天的工资十七点四元。正式工有班中餐,他则没有。一年后他去了榆林补连塔煤矿。这一年,他的父亲驾驶三轮车翻到沟里,伤得不轻。

生活的压力反而让呼绿雄变得坚强。他遇到神东第一批劳务工转正考试,一共九百七十人参加考试,只有二十五个正式工名额。他考了第一名。2006年2月,呼绿雄拿到了转正工资六千元,此时他已经是副班长。

拿到转正工资的第一时间,他想到了养父。站在自家的土屋门口面带笑容,很真诚地和年老的养父说:“爸爸,我请你吃饭,我们喝酒吃肉。”

养父看着笑容满面的儿子,流下了眼泪。

结果好景不长,养父得了重病,临去世前交代:土屋子虽显寒酸,有记忆在里面存放着,让土屋多在几年。

呼绿雄害怕土屋塌落,想怎样才能阻挡四季对它的伤害。最后他想到用塑料布把土屋子包裹住,大大的一个包裹,有水分在塑料布里面,也许土屋子会活得长久一些吧。

几年后土屋还是塌了,此时的呼绿雄凭借自己的努力已经成为神东矿井下一线采煤队队长,他靠着努力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获得了公司给予的许多荣誉。但是,每次回乡,面对土屋,一直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似乎越来越悟出一个道理:钱也许能买来奢华,但是绝对买不来亲情。呼绿雄开始在土屋的基础上修建新房,他要修建一座伊金霍洛旗纳林希里镇其根沟二社最好的房子,满足养父去世前的心愿。房子修建好后,呼绿雄把曾经摆在土屋子里的东西都放进去。

很多人诧异,这么好的房子就为了存放没用的旧东西吗?只有呼绿雄知道,人活着不能没有回忆,回忆中更不能没有亲人,久历风霜的他更懂得人活着要知恩图报。

这次采访,我对煤矿工人有了进一步了解。文学是语言艺术,作品以故事取胜,打动人心的故事一定来源于最基层。真正的作家是富于文化理想和道德责任的。面对生活的真诚和勇气,写作者内心有光才能看见世界的温暖与劳动者的可爱。

现实生活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为写作者提供永不干涸的创作源泉。只有走进普通劳动者的生活,才能洞见他们的人生轨迹,欣赏劳动者的风景。

(作者为山西文学院专业作家,代表作有《喊山》等。)

责任编辑: 修己
相关阅读
关键词: